女老师的情人 儿子

发布日期:2018-04-13  来源:

天色渐暗,刘婷婷脚步略带蹒跚的驱车回家。

  打开房门,丈夫张云责怪道:「不是跟你讲过了吗,今天晚上家里有客人,让你早点回来。」刘婷婷知道丈夫只是做样子给客人看,也不恼,小女 孩似得吐了吐舌头道:

  「班里有两个男同学打架,所以,晚了些。」

  何刚半开玩笑的扬了扬筷子上的河虾,道:「我算什么客人,就是个来蹭饭的。」刘婷婷见饭菜已经准备好了,而且本就回来晚了,也不好意思先进浴室洗澡,顺势坐在了儿子身边,摸了摸张扬的头道:「初一的课业能跟上吧。」张扬一改之前的沉闷,带着笑容道:「有点乏力,妈周六你帮我补补吧。」何刚从刘婷婷刚进门,双眼就没离开过刘婷婷姣好的面容,桌上的饭餐顿时没味起来,何刚敷衍的和张云闲谈起来。

  张云见何刚一副六神无主的样子,敲了敲桌子道:「想什么呢,那么着迷。」做贼心虚的何刚手上一抖,筷子掉在了地上:「张哥不是说新来了个总经理吗,顶头上司换了个人心中总归没底。」「是啊,不过我听说…」何刚低下头捡筷子,意识到这是绝佳的机会,贼眼瞟向刘婷婷,修长的美腿交叠在一起,红色蕾丝内裤更显妖娆,等等……云哥媳妇穿的是连裤袜,为何内裤上没有。

  何刚想到了某种可能,大着胆子假装重心不稳摔了一跤,快速的嗅了嗅刘婷婷两腿之间的味道,那股腥味他绝不会认错。

  何刚冷笑一声,狼狈的从桌底钻了出来。

  张云关切的问道:「怎么那么不小心,没磕到那里吧。」「呵呵,没事。」「扬扬,去给叔叔在那双筷子。」「哦。」何刚捡完筷子越发殷勤起来,把张云当成顶头上司高捧起来,连连碰杯之下,张云脸色酡红,讲话都不利索。

  刘婷婷眉头一皱,张云酒量小,只要喝上那么三倍,就能雷打不动的睡上一晚,看来今晚的房事是免谈了。

  张扬吃完饭便上楼写作业了,何刚见时机已到,脱下拖鞋,脚放到了刘婷婷的美腿上。

  刘婷婷眉头一皱,用手推开了何刚的脚。

  何刚见刘婷婷没有张扬出去,越发大胆了起来,一脚插在了刘婷婷的两腿之间,富有青春活力的双腿韧性十足,紧致的嫩肉包裹住张刚的脚。

  看着旁边醉醺醺的丈夫,刘婷婷感到一股刺激之感,这次没有在推开何刚。

  何刚用脚趾磨蹭着刘婷婷的私处,淫水隔着内裤沾湿了何刚的袜子。

  这才一下就出水了?看来今天碰到了尤物。

  何刚脚趾夹住阴唇猛地用力,刘婷婷失声道:「痛。」张云趴在桌子上,头也不抬迷迷糊糊道:「婷婷,什么痛。」何刚脚趾更加来劲的戳弄着骚穴。

  「呃…嗯……」刘婷婷双手扶着桌子娇喘起来。

  何刚见张云没了动静,直接起身坐在刘婷婷的身边,拍了拍腿道:「是叫婷婷吧,做我腿上来。」刘婷婷半推半就的坐在何刚腿上,与何刚面对面。

  职业装、老师、丝袜、少妇、以及媚到骨子的长相,何刚咽了咽吐沫,张嘴含住那鲜艳的红唇。

  何刚人高马大的而且样貌不俗,更何况丈夫就在旁边,刘婷婷渐渐情动,双膝跪在何刚的腿上搂着何刚的脖子扶摇直上,居高临下的亲吻何刚,丁香小舌伸进何刚的口中,反复研磨着何刚的舌尖,企图品尝残留的美酒。

  何刚呼吸不上,率先败下阵来:「嫂子好功夫。」刘婷婷重新坐在何刚的腿上,扭动腰身隔着裤子摩擦着何刚的肉棒:「吻我。」何刚火气上头,把小巧的耳朵整个含住,然后一点点下移,细致的舔弄着耳垂。

  何刚的舌头再难离开刘婷婷羊脂般的肌肤,一路下舔,直至他期盼已久的胸部。

  D罩杯的胸部被黑色胸罩挤在一起,何刚一头埋进乳沟。

  刘婷婷把何刚的头死死按在胸口,腰肢扭得更快,私处朦胧的体验肉棒的热度,贝齿轻咬下唇:「嗯,嗯,嗯……」「嫂子,我忍不住了,有避孕套吗?」刘婷婷拉开何刚裤裆的拉链,匆匆玉指熟路的把肉棒拿到外面。

  猩红的肉棒长度虽然平庸,但宽度足有婴儿小臂粗细:「呀,怎么那么粗。」何刚得意的向上挺了挺,在灯光的照耀下格外狰狞。

  刘婷婷伏下身子,跪在地上道:「有点脏,我帮你洗洗。」刘婷婷把额前的刘海别再耳后,舌头把最为敏感的龟头包住,然后,慢慢送到口中。

  鲜艳的红唇在阴茎上反复舔弄,何刚眉头紧皱,极力忍耐。

  「嫂子,我真的要不行了,停下来,我想射在你的小穴内。」刘婷婷不停反快,舌尖反复舔弄马眼。

  何刚按住刘婷婷的脑袋往下体一送,阴茎差到咽喉处,一股股精液直送腹部。

  刘婷婷的红唇一寸寸从阴茎上离开,残留的精液滴撒在地上。

  刘婷婷把内裤往旁边一拉,露出饱满的私处,抱住何刚的脖子缓缓坐下。

  刘婷婷上下起伏,体内的阴茎渐渐变大:「唔,这种感觉还不错。」龟头与肉壁的直接接触,何刚爽的打了个激灵:「没有套好舒服,嫂子就不怕怀孕。」「嗯,嗯,今天……是安全日。」何刚把龟头拔出,刘婷婷下体一空失落道:「怎么了。」何刚带着邪笑道:「嫂子,你背朝我。」刘婷婷背朝何刚,才发现,面前是熟睡的丈夫。

  何刚抱起刘婷婷的双腿,阴茎刺向刘婷婷小穴,何刚人在后面有没有手扶住,怎么也刺不中目标。

  刘婷婷只好伸手扶住阴茎送到小穴中。

  阴囊撞击大腿,空荡荡的客厅发出了「碰碰」的声响。

  「嗯,嗯,嗯…」

  「嫂子,你叫的好淫荡。」刘婷婷带着鼻音的呻吟让何刚欲罢不能,这个女人真是浑身上下,无一不透露着媚态,简直就是为做爱而生的淫娃。

  何刚抱起刘婷婷的大腿走到张云面前:「云哥,嫂子的嫩穴好舒服啊。」刘婷婷看着自己的老公,自己却和另外一个人做爱,强烈的刺激感,刘婷婷阴道一缩:「不行了,不行了,快要射了。」阴道肉壁用力一夹,何刚舒服的叫道:「呃,嫂子,咱们一起去。」淫水喷洒在张云身上,刘婷婷带着崩溃的爽感:「啊,啊,啊,老公,对不起,我的淫水把你衣服打湿了,老公,看看婷婷的小骚穴啊,婷婷好爽好舒服啊。」「嗯,嗯,嗯……婷婷要去了,婷婷要去了,是何刚和婷婷的精液,不是老公你的,是何刚和婷婷的精液。」「噗呲。」何刚硕大的阴茎用力一挺,反复鼓胀了三四次,仿佛要把体内的精液全部注入到刘婷婷的体内。

  何刚双腿一软,一屁股跌坐在地上,双手环住刘婷婷的娇躯,双手恋恋不舍的玩着刘婷婷的双乳:「嫂子,好爽,以前那些女人算是白玩了。」刘婷婷把阴茎拿出,趴在阴茎上舔舐着残留的精液:「婷婷帮你整理干净。」何刚刚刚泻下去的火,蹭的又涨了上来。

  这时,何刚的手机响了。

  何刚拍了拍刘婷婷圆润的肩膀,示意自己要去接电话。

  「老婆……我在同事家吃饭呢,嗯,马上…」

  刘婷婷一双美腿盘在地上,柔若无骨的倚在何刚腿上,朱唇微启对着龟头一副作势要咬下去的样子,俏皮妩媚的样子,让何刚改口道:「我今天酒喝多了,同事执意要留我在家里住一晚,嗯,爱你。」何刚把刘婷婷拦腰抱起,走向房间:「小妖精,看我今晚不让你好看。」何刚和刘婷婷肢体交缠在一块,刘婷婷道:「停。」刘婷婷拉开床头柜,打开一个药瓶,轻轻一磕药瓶,一粒淡灰色的药丸躺在手中。

  刘婷婷舌头一卷,放在口腔内。

  何刚道:「吃的什么药啊。」

  刘婷婷亲吻何刚的嘴唇,丁香小舌挑开何刚的牙关,把药丸送到何刚的口中。

  两个舌头来回打转,何刚一个气闷,把药丸吞到肚子里。

  「这是什么。」

  「能让我们尽兴的东西。」

  何刚感到腹部一阵燥热,阴茎斗志昂扬的挺翘起来,比以前勃起还要大上一分,仿佛有使不完的精力。

  何刚大脑一片空白,只有一个念头,泻火。

  被性欲支配的何刚按住刘婷婷的双手,阴茎用力一挺,居然卡在了阴道口。

  越是进不去,何刚越急,像一只疯牛的一样,一昧的想用蛮力硬塞进去。

  刘婷婷知道玩大了,道:「何刚,喝口水缓缓。」何刚哪听得进去,双手扒开淫穴。

  「啊,痛,你放开我。」下体剧烈的疼痛,让刘婷婷叫出声来。

  何刚龟头终于塞了进去,何刚费力的一寸寸的挺进,直至阴茎全部进去。

  前所未有的充实感以及撕裂感,刘婷婷眼角带着泪花,道:「你慢一点……哼。「刘婷婷话还没说完,何刚就奋力抽插起来。

  「噗嗤,噗嗤。」

  「啪啪啪啪啪」

  「吱呀吱呀」

  张扬听到门外一阵异动,眼前的数学题,好不容易理清的思路又断了开来。

  张扬带着火气打开房门,寻到声源处,是妈妈的房间。房门半掩,张扬可以清晰的看到里面的画面。

  高大威猛的何刚就像是一只野兽伏在妈妈的身上,下体不断耸动。

  昏暗的灯光下,妈妈的双腿交叠在何刚的腰上,黑色的丝袜格外诱人,一双弹性十足的巨乳被何刚压成扁扁的一片。

  张扬感到自己双眼通红,有愤恨、有不甘,但更多的是兴奋,内脏清晰有力的跳动着,大脑灰白一片,双唇干燥,张扬吞了吞口水。

  这,就是做爱吗?

  妈妈再跟除了爸爸以外的人最爱。

  理智上告诉张扬,他应该立马离开,但张扬双腿就像长了根一样,难以自拔。

  「嗯,嗯,好老公,我快要去了,快点,在快点。」娇弱无骨的声音,让张扬抛去伦理的枷锁,蹲下身子,凑在门前,观看对他来说神秘而又向往的画面。

  何刚突然加速,刘婷婷浪叫连连,何刚闷哼一声腰杆一挺,刘婷婷芊芊细腰也向上一挺,两人的生殖器完美融合在了一起。

  何刚突然把阴茎一把,对准妈妈的腿上,一股乳白色的液体喷在丝袜上。

  精液顺着丝袜,从上而下的缓缓流动,给本就神秘、勾人的黑色丝袜染上了一层淫靡的光芒。

  张扬瞪大了眼珠子看着妈妈的丝袜,下体支起了小帐篷。

  事后,妈妈想一滩烂泥一样瘫软在床上。

  何刚休息了不到十秒,扛起妈妈的一只丝袜美腿,继续冲刺。

  32码的小脚被何刚一口含住,何刚的舌头来回穿梭在各各脚趾缝见。

  张扬看的浑身燥热,突然,他看到地上有一个红色蕾丝内裤。

  精美的镂空内裤,以及内裤上湿漉漉的淫水,张扬想要占有它。

  张扬慢慢把门缝扩大,背对门口的两人根本没有发现张扬的存在,张扬爬在地上,慢慢接近内裤,终于,到了,张扬把内裤放到口袋里,张扬急躁的爬回门外,膝盖碰撞着地板,发出「叩叩」的声音,好在两人做爱的声音更大。

  张扬把红色内裤摊开,中央处湿成一片。

  张扬凑到红色内裤上,嗅了嗅,除了香水味还有另一股味道,虽然谈不上好闻,但对张扬却有莫大的吸引力。

  张扬深处舌头舔了舔,咸咸的。

  张扬脸色通红的掏出阴茎,12CM的阴茎龟头露出一半,另一半被剥皮粘附着。

  龟头上的小点分泌出一层滑滑的粘液,张扬把红色内裤套在阴茎上。假想着是妈妈的私处,学着何刚的样子上下套弄起来。

  何刚突然拔出阴茎,跑到妈妈的面前,阴茎对着妈妈射出精液。

  妈妈的小穴正对着门口,被张扬看了个真切。

  幽深的淫穴泛滥成灾,淡淡的热气蒸腾在空中,一股电流流过张扬的体内,张扬一个哆嗦,用力一挺,仿佛要把红色内裤捅破,一股乳白色液体隔着红色布料流了出来。

  前所未有的快感包裹着张扬,这种快感比之游戏带来的快感要强上十倍。

  何刚力竭倒在床上,张扬紧握住红色蕾丝内裤,胆小的他放下了收藏的心思,把内裤扔到屋里的地板上,提上裤子回到房中。

  ......................

相关链接:

上一篇:老师酸痒的后穴 下一篇:周老师与张老师